第5章 (1/2)

她的山,她的海 扶华 1119万 2022-01-02

有时候池唐会觉得,这人眼睛里除了学习,看不见任何人。

后面有人喊游余,说:“学委,你做好了吗?借我抄一下。”

游余这才抬头,说:“你应该自己写。”

学生时代,任何一个拒绝让别人抄自己作业的学生都是异端,会被人唾弃。那女生遭到拒绝后,果然就和旁边的人抱怨起来:“她神气什么啊,就她会做吗,有什么了不起。还说什么自己写不让抄,上次郭逸群不就抄了她的作业吗。”

“她是不是喜欢郭逸群啊,我看她也就和郭逸群说话多一点。”

池塘听见后面聊了起来,觉得她们还真是躁动,不管什么都能立即想到感情方面的纠葛。

郭逸群是班里除了游余之外,数学最厉害的,池唐没见过这两人抄答案,倒是见过他们做完什么课后附加题后在一起对了对答案。那是郭逸群自己买的课外练习集,游余借来抄过题目,郭逸群顺势提出要比一下里面一张试卷,最后做出来他错两道,游余全对。

池唐亲眼见证了这场学霸之间的对决,看着比输了的郭逸群很懊恼地拿着本子回自己座位上去了,后来也没再借练习集给游余。

池唐:输不起就小气,** 。

眼看距离下课还剩十分钟,池唐勉强打起精神看最后一道题,前面她胡乱做了,多少有点头绪,但最后一题,她确实完全找不到思路。

池唐其实也不是很在意这一题做不做,拿着笔在草稿本上乱画圈圈。

旁边忽然递过来一个本子。

池唐一顿,低头看过去,本子上写了三个步骤,旁边列了公式。她看了会儿才明白,她同桌是给了她最后一题的解题思路提示。

只给提示,没给答案。

见她将眼神从本子上移开,游余就把本子拿了回去,翻开桌上一本红色封面的数学题集开始做,那是她找数学老师借的,没能从郭逸群那里借到课外辅导练习集后,她就找数学老师借。

池唐原本不想做最后一题,但那开头的三个步骤总是在她脑子里晃来晃去,晃得她不由自主接着往下思考,然后她就把那一题给做了。

——可惜做错了。

捏着发下来的作业,看到那一个红叉,池唐心里骂了句艹,迅速把它盖上扔到一边。哪怕她知道同桌那“目中无人”的性格根本不会来看她的作业,她还是觉得有点羞耻。

人家都提示了,还能做错,她又不是个彻彻底底的学渣,她不要脸的吗?

谁知道过了一会儿,旁边又递过来一个本子,还是递本子不说话。学霸同桌这次把整个题的解题过程全写了,从头到尾清楚详细,旁边还有难点梳理,显然是刚才特地添加的。

结果还是给她看到她本子上那个大红叉了是吧。

池唐心道,干什么,给我喂题?还是这种保姆级的喂题,我又不需要。

池唐表面没什么反应,心里有点炸毛。她察觉到自己的同桌好像在朝自己传递友好的讯息,但她是拒绝的,她没兴趣和人交朋友。

可她扭头一看游余,发现她再度沉浸在了题目的海洋,完全把她忽略在外,这种时候要是主动跟她说什么不想做朋友,未免有点自作多情的意味,她开不了这个尴尬的口,只好把头扭回来。

更憋屈的是,池唐一回想,发现好像是自己先管了游余的闲事,搞得好像是她先想和人家做朋友一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