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章 (1/2)

她的山,她的海 扶华 1002万 2022-01-02

几个女生结伴凑过去说了什么,得到体育老师点头后,就笑嘻嘻地坐到了一边。这个“特权”是因为她们来了月经。

有些人来月事确实会疼得半死不活,腰酸背痛,但那几个女生看上去没有半点异样,她们只是不想跑,特意做出的痛苦模样,也虚假的让人一眼就看出来,但没人去拆穿。

真正肚子抽痛,面色冷白的池唐,根本没去找体育老师,跟上队伍开始跑。每跑一步,小腹的坠痛就更明显,她的脚步越放越慢,很快落到了队伍最后。没人看出来她的痛苦,只觉得她态度消极随意。

一群男生好像开屏孔雀一样,莫名其妙比起了跑步速度,王焦阳那几个跑得最快,很快跑了第二圈,经过池唐身边。

池唐垂着头慢跑,耳边忽然响起一声巨大的巴掌声,是王焦阳在她耳边故意啪的拍了一下手掌,惊吓到她之后,他就飞快跑到了前面,发出一阵得意的笑声。

池唐感到一阵耳鸣,那阵突然的炸响让她脑子都开始抽痛起来,揉着耳朵骂了句艹。

南林这地方的天气池唐真的很不喜欢,又湿又热,让人烦躁地恨不得把身上的皮都扒下来,这样才能没有束缚地好好呼吸。

校服外套都已经脱了下来,背后还是起了一层薄汗。有人从她身边轻轻跑过,池唐下意识警惕退开了一些,然后她才发现那不是王焦阳,是游余。

这位年纪第一的舍友,埋头跑步,看上去半点不累。她跑的很认真,和其他女生的敷衍,男生的打闹不同,只是认真按照自己的节奏在跑步。她不管做什么,好像都是这么认真。但是认真,在这个年纪的男生女生们看来,是可笑,值得被嘲讽的。

池唐注意到,游余没有脱下校服外套,全班只有她没脱。她就是再热都不脱外套,大约是怕里面那件破衣服被人看见,池唐心想。

她将思绪从游余身上转开,跑完两圈,直接走向小超市,又买了一瓶冰水。

旁边有两个女生在买冰激凌,一个问:“你来那个了,还敢吃冰的啊?”

另一个女生有些得意说:“我来那个从来不疼,吃冰的吃辣的都不疼。”

池唐每一次都疼,但她仍然想喝冰水就喝冰水。这样闷热的天,刚跑完步,背后还是汗湿的,但她的手很冷,捏着冰水,更像是冰块一样。

这一次比以往更痛,池唐没去吃完饭,躺在宿舍里。这个时候的宿舍总是很安静的,只有游余一个人。她会拿着饭盒在桌前坐着吃,她吃饭速度很快,洗澡也是。

池唐在窸窸窣窣声里昏昏沉沉,直到有人隔着被子轻轻拍了拍她。

“要不要喝热水?”

池唐没想到游余会主动和自己说话,但惊讶只是一刹那,她因为疼痛而升起的脾气让她不自觉皱眉,不太想搭理人。

游余大概察觉到了,放下手里的杯子,“我放桌上。”

说完收拾东西离开,和往常一样匆匆赶去教室学习,没再做任何多余的事。

池唐看了眼桌上冒着白烟的一杯热水,忽然想到,从小到大,竟然从来没有人在她痛的时候给她端一杯热水。

翻个身,池唐闭上眼睛。

可她不需要。

再疼也不过是两天的事,早习惯了。

第二次月考试卷发下来,游余又是第一,足足甩了第二名三十分,比上次还多了十分,以她那拼命的学法,池唐真是一点都不奇怪。课上老师们又夸了那位大学霸好一阵,把她的试卷当成范本讲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