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0章 (1/2)

碰我超痛的 抽骨磨刀 1830万 2021-12-30

是吗,控制不住了,控制谁,要我帮忙吗?

“你要继续睡也可以,我会和你一起死€€在这,还挺浪漫的。”对方没忍住笑了一下。

“……”你能正€€经超过三分钟吗?

李欧正€€在意识中€€和红荆棘那双炭火似的眼睛对视,随着吐槽,一个名字自然的出现在了李欧心底。

看来飞行€€器带来的不是麦洛,而€€是那个人啊。

刚这么想着,一个修长的影子,大咧咧出现在了李欧眼前,突兀的站立在李欧和红荆棘之间。对方穿着李欧经常见的那套常服,浑身上下哪怕一根发丝都无比的清晰,好像这不是一个意识中€€的虚影,而€€是真实存在的一般。

阿斯兰德……

李欧不明所以,梦呓似的问€€:“你在这做什么?”他虚弱的连嘴都快张不开了。

谁知€€那个幻想的存在回头看到他,紧皱的眉头松开了,眼底映照的红荆棘的火光€€€€倒像是燃烧的烟丝般流动着,一闪一闪的。

阿斯兰德眨眼一笑,朝他抬起手,说€€:“当然是做想做的事。”

这下换成李欧嫌弃的皱眉,但阿斯兰德的笑容实在是太轻快了,简直称得上喜上眉梢,导致李欧满心无奈,已经懒得管对方故意说€€一些暧昧的话,不自觉跟着抬起了手指,缓缓的放在了阿斯兰德的手里€€€€€€

“带我出去。”

带他离开意识空间、离开红荆棘、包括离开那个诡异的难民营€€€€永远不要再€€回去。

“好。”

……

随着对方答应的声音落下,黑色的汪洋在李欧的注目下蔓延开来,起初,只€€是红荆棘的脚下滋滋作响,李欧感到肺腑一股潮湿的凉意。

接着阿斯兰德的手也变得冰凉,李欧诧异的看向他,突然,黑沉如天幕的海啸,瞬间从四面八方轰然砸下来,彻底席卷了他们。

李欧的身体€€先是被冲的漂浮起来,接着就被卷入了激流€€€€红荆棘在黑海中€€不停的挣扎。

李欧骤然感到来自身体€€和意识深处的痛苦,身边的黑色汪洋逐渐失去了一开始的冰凉,转而€€如同沸腾了一般,比烈火还要灼人。

一只€€手始终紧紧的拽着李欧,李欧没有丝毫的反抗,任凭自己有些茫然的旁观着黑色汪洋和红荆棘之间互不相€€容的搏杀。

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里€€,一切都没有起色,红荆棘几€€乎煮开了企图冷却它的黑海,李欧愈发沉沦,但身边的人却越靠越近,最终将李欧紧紧的箍在怀里€€,狠的像是要勒断他的骨头。

李欧沉在红荆棘的脚下,忽然,他的瞳仁表面掠过一道比黑海更加阴暗的影子,一时间,好像连红荆棘发出的光线都彻底消失在了水底。

庞大到难以形容、天灾般的生物影子,慢吞吞游荡在深深的黑海底,它的身躯黑暗到足以吸收一切光线,几€€乎隐形在黑色的精神力中€€,不知€€道它已经出现了多久,但随着它的靠近,李欧体€€会到了完全€€失明的感觉。

磅礴的浪潮越发令人窒息,如此近的距离,如此可怕的体€€型差距与€€压力,李欧恍惚间意识到,这黑色的浪潮,与€€其中€€若隐若现的黑色生物€€€€构成了一个复合形态的暴君。

……

“阿斯兰德……”李欧不由的发出喟叹。

他只€€是在自言自语,耳边却有人轻声回应:

“在这呢。”

……

不知€€道过去多久,红荆棘像是累了一般,勉强安静了一些。

李欧的意识终于得以抽空回归外界,原来那种肋骨快要被勒断的感觉不是错觉,身边还有一个人,对方的拥抱像是孩子一般蛮横。

隔着衣物,李欧感到对方身上传来潮热的温度,李欧犹如从深眠中€€被叫醒一般,强迫自己睁开眼看看怎么回事。

一个凌乱的脑袋紧紧贴着他的脖子,李欧艰难的抬手推开了那个脑袋,露出了一张惨白的脸。

“阿斯兰德?”

阿斯兰德眉心显出严肃,眼皮颤动了一下,眼睛虽然没有睁开,但李欧明显感到一股熟悉的精神力沿着脊柱冲刷,带来了一阵强烈的颤动。

“可以了……”李欧已经想求饶了,憋着呼吸道:“我能……控制它了。”

阿斯兰德平时看起来清瘦,这时候身体€€像岩石一样沉重,李欧推他无果,对方的精神引导反而€€加剧,李欧不由呼吸气短,只€€能感受着对方的精神力在自己的身体€€中€€已然无处不在,只€€轻微的动静,便能引起难言的连锁反应。

哪怕和李欧的精神力交缠敌对,那属于阿斯兰德的精神力也毫不后退,甚至自虐般的欣喜若狂。

李欧忍不住了,半天憋出一句:“你有病……”

阿斯兰德柔软的唇瓣不知€€什么时候贴着他的耳廓,李欧仿佛听到一声表面冷笑,实则得意的哼声。

在这样襁褓般力道的怀里€€,李欧起初还能挣动两下,但随着身体€€中€€黑色的浪潮接连不断的洗礼,李欧双眼不由的重新闭上,意识再€€次被卷进了深处黑沉的世界。

第110章务必与你结契

阿斯兰德最终陷入了昏迷。

李欧防护服内已经完全湿透,领口还可疑的被暴力撕开,锁骨处凉飕飕的。

阿斯兰德碎发下紧闭的双眼显得如此温顺,但€€挺直锐利的鼻梁几乎贴着李欧的颈侧,仿佛恨不得钻到李欧脖子后头去。

李欧目光有些呆滞的望着头顶的舱壁,四下堪称寂静,只有阿斯兰德沉睡的呼吸声,一下下拂在他颈窝。

飞行€€器似乎运行€€的很平稳,但€€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情况,李欧想起来看看,又因为怕吵醒阿斯兰德而时刻感到胆战心惊€€€€让这家伙继续晕着吧,千万别再醒过来!

李欧精疲力竭的想,杀死母虫之后……之后就变得……像做梦。

即便睁着眼,李欧眼前却还残留着犹如实€€质的黑暗,仿佛深深的海沟横亘眼前,其中透不过任何光明……可丝毫不让李欧觉得恐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