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5章 (1/2)

碰我超痛的 抽骨磨刀 2036万 2021-12-30

李欧:“主要原因就不要说了。”敢说出什么想我了之类的话,我真的会毒打你一顿。

阿斯兰德话音一顿,腼腆的看向别处,“好,我不说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在查达身上装了监听器,所以呢?你知道我们刚才在说什么?”李欧不由皱眉。“是仲裁院‘高维族群’的议案吗?”

阿斯兰德轻易的说出了这句话,李欧顿时感到猝不及防,眼神不由变得严厉起来:“你知道什么?”

“我知道你因为这件事不高兴,”阿斯兰德的语气很柔和,丝毫不受李欧的影响,仿佛午睡醒来似的,犯懒的说:“我应该早点告诉你,这条议案被否决了。”

李欧还没完全理解阿斯兰德的用意,西尔莎蓦然激动了起来:“快让他说,让他多€€说一点!”

突然,李欧明白了阿斯兰德目光深处的笃定是怎么回事€€€€这个人准备坦白什么?

是处于联盟中央系统保护的迷雾中心,连西尔莎也始终无法€€探明的阿斯兰德的身份?

李欧的后背不由挺直了一些,就听阿斯兰德漫不经心的提起:“你记得莱森€€金,以前欠我的人情吗?”

“继续说。”

“这么说可能有点贬低莱森的意思,没错,我就是在贬低他……”阿斯兰德一笑,道:“他有个毛病€€€€那时候战争还没结束,我们所有人都在搜索白丧钟本体的下落。”

李欧沉默不语,这个他猜到了,当年自己和白丧钟同归于尽,但后者其实存活下来了,只有他真正的死了。

“有一次我们与总部失联,又和帝国逃兵发生了冲突,但那一次意外中,我们得到了白丧钟的线索,得知他藏在一个偏远地区的城镇上,那个地区的平民都是由帝国士兵伪装。”

“我们小队虽然人数不多€€,但一致决定要拿下白丧钟,所以经历了最漫长的观察和等待,几天后的交火中,我掩护莱森,让他先到了白丧钟的病床前。”

“一看到那个虚弱的快死的人,他的毛病就犯了,”阿斯兰德出神的回忆:“莱森不停的殴打他……当时时间紧张,而莱森已经没办法€€控制自己,他不肯杀了白丧钟。眼看他们的逃生€€飞行器就要赶过来,所以我出手了。”

李欧算是明白莱森欠阿斯兰德的人情是怎么回事了,阿斯兰德€€€€眼前这个年轻人€€€€当年在莱森不能自控的情况下,是他结果了白丧钟。

“你确定他死了?”

“我确定他死了,我砍下了他的头。之后还经过无数次的验证,包括检验尸体和那间病房里残余的精神力,都证明当年那个人就是白丧钟本人。”

“但他……”

白丧钟再次出现,直接证明当年他们可能还是中了帝国人的圈套,这让阿斯兰德有点尴尬的摸了摸鼻梁,转移话题道:“总之……因为这个契机,我进入了仲裁院。”

直到他说出这句话,电光石火间,李欧猛然明白了。

阿斯兰德迷雾般的经历,军衔不增长但稳如泰山的地位,其他人对待阿斯兰德古怪的态度€€€€正因为他们所有人在看阿斯兰德的时候,恐怕不是在看一名€€军官,而是……

“李欧,”西尔莎迷茫的说,“现在仲裁院身份不明的人只有三€€个,其中两人都有族群存在的迹象,只有一人上任以来一直单身……”

李欧感觉自己的思绪在急速运转,最终搅成了一团浆糊。

西尔莎说的这三€€人,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身份,但那……那他娘的怎么可能?!!

“他是独任仲裁长,”西尔莎再次出声,她已经冷静过€€头了,“这解释了他的身份为什么会被傻大个儿保护,不是因为他做了太多见不得人的事,而是因为他的职位€€€€这样一来,他就拥有一票否决任何议案的权利……”西尔莎干巴巴的说:“他真是史上最年轻的独任仲裁长了,果然还是做了很多€€见不得人的事吧……”

等李欧回神,四€€周已经变得过€€于安静,李欧终于试图验证:“所以我眼前坐着的,就是传说中的……独任仲裁长大人?”

阿斯兰德没有回答,但李欧从他安静的眼神中看到了承认€€€€

老天!

“最多€€二十年时间,你怎么能爬到那个位置……”李欧感到自己已经不止是吃惊,而是已经开始苦涩了。

只凭这一个身份,说明了太多东西,李欧几乎无法€€直视阿斯兰德的双眼,现在看来,这个人的年轻无畏只是伪装,阿斯兰德的经历必然复杂阴暗的正常人难以想象。

做过€€很多€€见不得人的事?

远远不止吧!

李欧暗中倒抽凉气,还没有彻底消化这个内容,突然,眼前出现了阴影,阿斯兰德站了起来。

“先不说这些,”阿斯兰德毫无攻击性的靠近了李欧,身体矮了下去,拉起了李欧的一只手。

“你干什么€€€€”李欧也€€说不清此刻自己心中的感觉是不是对仲裁院的嫌恶,总之他试图抽回手。

突然,阿斯兰德就加重了力量,但语气更轻了,目光从李欧那只受伤的手上,滑到了李欧的脸上。

“我来找你的第二个理由€€€€”

也€€是主要的理由,阿斯兰德没有说下去。

李欧想起来了,因为自己刚才没让他说……

这根本不妨碍阿斯兰德,他直接以行动表示了。

瞬间,李欧仿佛见鬼一般,两眼不自觉的睁大了。

同时他的身体向后倒去,阿斯兰德轻易就跟了上来€€€€

一股电流般** 瞬间击穿了他的脊椎€€€€

李欧喉咙滚动,呼吸因为忍耐而变得急促了€€€€

一只大手抚上了他的后颈,那里是已经注射过€€抑制剂的腺体,正在阿斯兰德精神力的攻势下迅速变得柔软。

“我的精神力恢复后,就一直想试试……”阿斯兰德在他耳边轻声呢喃。

“让我帮帮你,好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