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2章 (1/2)

碰我超痛的 抽骨磨刀 1763万 2021-12-30

男人的手€€指修长,指节明晰有力,并非是一双养尊处优的手€€,相反,它遍布陈年伤痕,像是只因为这些伤口细小,主人就对它们不闻不问,以至于留下了痕迹。

但€€有些伤痕丝毫不损害那只手的美感,此时,这样的指尖就落在地面的尘土表面,而€€不远处就是刚才被捡起又放下的东西,果然是石子,卖相还颇为笨拙,和那只骨节分明的手€€相比,本该更加坚硬的石子,竟然也成了柔软的那个。

男人犹如对石子给予了厚望,仍没有收回手€€,垂下的头颅像是凝视着它,又像兀自的沉思。

突然,那几根修长的手€€指移向右侧,上臂的制服出现了褶皱,军官侧过脸€€€€

一张雕刻般明朗的脸,被自然光淡化了线条,沉重的睫羽低垂,在眼底打下近乎朦胧的阴影,连挺直英气的鼻梁,在此刻,也显出了俊秀的轮廓,恐怕只有紧闭的双唇,才仍然透出漠然与难以接近。

这无疑是一幅极其美好的画面,假如那只手没有在一旁的无名花朵上逡巡€€€€

那大手€€的阴影下,鲜嫩的花朵似乎就要惨遭摧残。

的确,眼前破旧的神像需要朝圣者的花束来装点,一颗石子实在是没有诚意。

男人手€€指无情的拨开细碎的小花,像是在其中挑拣,看哪一株比较好下手€€。

终于,那只手有所停留。

男人从花丛的底端,捡起了一个带着泥土的东西。

拍摄者€€显然也是万分惊讶,又一次的、迅速的、不怕死的拉进了焦距。

原来那指尖捏着的是一枚古老的工艺品,像是衣物上的大纽扣,又或许是有什么特定含义的装饰物,表面的泥土被男人的拇指抹了几下,露出下方繁复的花纹来,还透出一抹宝石般的幽绿,再仔细看,原来只是某种顽固的苔藓。

那装饰物的年头和这大殿同样久远,表面已然陈旧灰暗,要不是那些花纹还算精美,着实一无是处。

男人却站起身,用另一只手拂去那上面的枯草泥屑,抬起头看看,便踏上台阶,将那椭圆的东西,放在了神像手中的权杖顶端。

连响声也未发出,二者€€严丝合缝。

男人静静立在下一层的石阶上,但€€当他做这个动作的时候,一时竟让人分不清,究竟拿着那把权杖的是谁。

光线在此刻忽然变强,照清那大殿的角落,在墙壁与墙壁的夹角€€€€高高的半空中€€€€悬挂着数个巨大的、通体黑漆漆的古钟,假如仔细观察,另外一边的墙壁也是相同的布置。

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样的文明,也不知道这里原本是什么模样,反正眼前的建筑比起神殿,倒更像是座钟楼。

影像中最后的镜头,便是那名军官似乎要走下台阶,转身的前一刻€€€€继续拍下去无疑会被发现,所以镜头一转,影像急忙结束了。

悠扬的配乐声起,接下来,几个比影像本身分辨率更高、制作更加精美的大字浮现在空气中,是这段影像的标题€€€€

“暴君的祈祷日”

……

现代人类在宇宙中扩张的历史是最为悠久的。

在最初探索宇宙的时代,无数勇于闯荡、抱着再也不返回家园念头的“先€€民”,义无反顾地进行浑蒙的迁跃。当他们降落在空无一人的星球上,稍加改造,便寄生般扎根下来,随后伴随数万年的演变,大部分人类忘却并抛弃了过去,各自发展出“古老”的文明分支。

从知晓一切的科技时代,重新回归到无知,在有限的世界中,宇宙成了万物与灵魂的母亲,天上有主宰一切的“神明”,每个人有各自的“命运”,人们一边无知无畏,一边敬畏一切,将希望之火交付天神与命运的手€€中。

那时,向神明祈祷便是古老人类面对磨难时最后的依靠。

再后来,宇宙中四散的人类分支在各自的科技复苏之后,不可避免的重新相见了,文明最终又一次大融合,但€€在那个暴力拼搏、武力至上的时代,人类抛弃了宗教€€,毕竟它是文明的糟粕,漫天的“神明”最终也没有出面帮助任何弱者。

而€€那些基因得以传承的强者,根本不需要将信仰寄托于别处。

当然,现代文明也并非完全杜绝了“信仰”,它依然存在,人们信仰的是自身的精神力量、崇拜强者的精神体,坚信族群的强大凝聚力,这些无疑是更科学、更实在的东西。

那些传说中的神明啊,万物的主宰啊,都是以前人们被困在单独一个的星球上,实在太无聊才编出来打发时间用的,神本身并不存在,更帮不到任何人,肯定都是绝望者€€的幻想€€€€大部分人都这么想。

曾经,联盟唯一的暴君红荆棘出现时,它自然成了许多人向往的存在,而€€“信仰”暴君的人则普遍认为,暴君只会信仰自己,因为在它之上,已经没有更强者€€了。

由此可见,这个影像标题党的多么严重!

……

李欧完全看愣了。

直到影像结束,他还没反应过来。

这个影像里的人,好像是他,又好像不是他。

因为这个地方他是记得的,这应该就是那个让李欧印象深刻的507号星球,他原本就想重新找到它,到那上头养老来着。

可这段影像显示的内容,李欧却不怎么记得了。

毕竟整个影像也才不到三分钟,到战争后期,他每天也有点浑浑噩噩,哪记得清这种小事,就连这个破旧的建筑他都不太有印象。

不过影像倒不会是假的,因为全联盟会做这种事情的,恐怕也只有他了。

第一遍看的很懵,于是李欧又看了一遍。

当画面又一次结束的时候,李欧“嘶……”吸了口气,对面沙发上假装放松瘫着的奎特立即心虚的三连问:“怎么了,干什么,你€€在干嘛?”

“别管我。”李欧面无表情的说。

实则他已经灵魂出窍了,毕竟这实在是€€€€

太羞耻了啊!!!

还好劳资已经死了啊!!!

……

这段** 影像展示的,的确是他的一个秘密,除了他自己,本该没有任何人知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