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5章 (2/2)

碰我超痛的 抽骨磨刀 2037万 2021-12-30

李欧不由挑眉。

麦洛……他竟然说谎了€€。

麦洛不喜欢打机锋,也不喜欢挖苦讽刺,更€€耿直的不会说谎……起码李欧一直是这么认为的。

恐怕莱森也持有相同的看法,诊疗室内短暂的沉默后,只听哐啷一声巨响,什么东西砸中了€€墙壁,莱森相信了€€麦洛,并低声咒骂:“该死的!”

由于发€€怒,莱森的精神力蠢蠢欲动,李欧看到€€隔帘似乎轻微的摇晃了€€一下。

“滚出去,莱森。”麦洛的脾气也不算好。

在麦洛发€€火的同时,李欧就感到€€某种头皮发€€麻的刺痒,像是空气中突然充满了€€无形的电流。

麦洛干脆释放了€€精神力,李欧一时间完全处在麦洛的精神力包裹中。

李欧安静的一动不动,因€€为眼下,哪怕他动一根手指头,麦洛都能有所觉察,他还是不要太吸引对方的注意比较好。

“你又什么毛病?”莱森的声音听起来更€€加危险了€€,“你想来真的?”

数秒的沉默后,莱森呼出一口气,烦躁的说:“好吧,我不是……总之他什么时候醒?”

“还要几小时,”麦洛冰冷的说:“他失血过多,伤势很重€€。”

“别太惯着他,”莱森颇为严肃的警告麦洛,“还是你已€€经管不住他了€€?我以前就说过,假如奥斯曼尼失控,只有一个地方容得€€下他。”

麦洛的声音里开€€始有某种一触即发€€的东西,任谁也不敢忽略其€€中哪怕半个字,“奥斯曼尼会死在战场上,不会死在其€€他地方。”麦洛缓慢的说着。

莱森沉默片刻,等他再开€€口的时候,李欧能听出其€€中的愤怒和€€暴躁几乎消失不见了€€,比起这两种危险的情绪,出言讥讽的莱森算得€€上平静了€€:

“把战场当游乐园的人,这样的死法是不是太便宜了€€?他一个人,在一个月内,已€€经报废了€€四十台机甲,而仲裁院五年前就命令他退伍,别忘了€€现在是谁在替他买单,你们难道阴谋想让我破产吗?”

“你也只是把他当战争机器,”麦洛像是听不出莱森刻意拉近距离的意思,冷血的说:“下次把账单发€€给€€我。”

李欧:“……”你们现在的关系原来是靠金钱维持的吗?你们是什么危机家庭吗请问?

以莱森的嘴炮功力,必然不会就这么放过麦洛,好在此时他们其€€中一人的终端发€€出了€€细微的震响声。

“是他,”莱森的语气突然变了€€,甚至冷冰冰的,简直和€€麦洛有点像了€€。

李欧看不到€€外面两人的神情,但€€莱森似乎是接通了€€视讯。

一个意料不到€€的、近日已€€经熟悉到€€了€€极点的声音从€€隔帘外飘进来。

“找到€€他了€€。”

对方吐出的每个字都不急不缓,清澈的嗓音透着平静,但€€和€€李欧熟悉的语气仍有不同,曾经的轻快不见了€€,取而代之的,只是一种空洞的轻柔。

是阿斯兰德。

第47章前线

“知道了。”莱森倨傲的回答,“在我过来之前€€,别做多余的事情,阿斯兰德中校。”最后一个词显得十分刻意,几乎是从牙关中挤出来的。

作为莱森强调上下级关系的结果,是通讯那头传出的一声轻飘飘的嗤笑,“比如呢?好像你过来就能派上什么用场似的,”阿斯兰德语气柔和、漫不经心的道:“你又在哪?我分明觉得你现在就在做多余的事情。”

李欧这边在心中敬佩的摇头,阿斯兰德就是阿斯兰德,一旦那恼人的嘴张开,什么叫上下级,什么叫说人话,李欧此时已经完全混淆了。

“你没有资格过问我在做什么!”莱森怒气果然瞬间翻倍,哪怕先前€€语气泛冷,此时也又一次燃烧了,“管好你自己吧,让别人把无趣的礼物拆第二遍,没有不付出代价的道理!”

“我起码还能付出代价,”阿斯兰德听起来完全不受影响,依旧毫无顾忌,甚至低声笑了,“你只会躲在一边呢,莱森长官。”

最后这句比莱森的讽刺还要狠毒,莱森喉咙里出现一声压低的怒吼,短促的说:“你给我等€€€€”

“嘀,”一声轻响,通讯被挂断了。

李欧在角落都能清晰的听到莱森深呼吸的声音,随后伴随一声咆哮:“我要杀了他€€€€!!”

“你杀不了他,”麦洛冷淡的分析道:“别忘了教训,你对他出手,有过什么好下场吗?”

“老天!”莱森要发疯了,“你也€€有什么毛病吗?!我不是真的要杀了他€€€€不,我就是要真的杀了他!!立即起飞!现在就去找那个混账!”

麦洛没有接话,甚至停顿的时间长了一些,“立即?”

立即?处于昏暗光线中的李欧也€€眨眨眼。

“什么意思?”莱森气的一噎,“你还想送奥斯曼尼去医疗方?别去了,我看这里医疗条件就不错!他要是精神力再失控,我来,我来给他引导可以吗麦洛少将?”

麦洛和莱森的反应如同完全不处于同一个空间内,麦洛相当冷静的回答:“去驾驶室,坐标发过来。”

莱森冷哼一声,麦洛迅速的带着前€€者离开了诊疗室,莱森没觉察到异样。

诊疗室门关闭后一分钟,李欧翻动了一下,换成仰面朝上,安详的闭着眼。

自己竟然和奥斯曼尼、麦洛€€卓戈、莱森€€金,这三个人呆在同一个房间里,差点以为自己要没了。

啊,绿沙地的环境果然相当恶劣。

躺了一会€€儿,李欧爬起来翻找药箱,配了点药吃下去,又调试引导台做了一波简单的治疗,浑身的疼痛减少了一些。

在这段勉强算是休息的时间里,李欧思考阿斯兰德之前€€的话,认为几率最大的可能性,就是阿斯兰德找到了白丧钟的所在。

于是等他觉察到飞行器再次停下的时候,李欧已经做好了下去的准备。

白丧钟现在似乎已经成了他唯一未竟的事业,既然白丧钟出现了,李欧觉得自己没有任何理由不去探望它,毕竟自己眼下真的很有诚意。

李欧又安静的等待了片刻,估摸着外面没人了,这才打开诊疗室的门走了出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