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8章 (1/2)

碰我超痛的 抽骨磨刀 2455万 2021-12-30

推着卡姆的士兵身体前倾,跑了起来,其他士兵也丝毫不犹豫,扛着行李一路飞奔,队伍中的进化师和€€平民助理不知所措的看€€着周围,受士兵们的影响,不由自主小跑起来,最终呼哧呼哧的通通钻进了那张横着的大嘴里。

“这,这是什么鬼地方?”腺行星的员工都聚在一起,跟在卡姆医师的轮椅后头跑。

“是什么防御工事吧?它要不打开,我完全没注意到这边还有东西!”奎特擦着汗说:“到底怎么回事,不是说清扫帝国余孽毫不费力吗,怎么,怎么会……”

李欧没说话,他的目光也落在不远处那些被源源不断的送进来的伤员身上。

这些伤员穿着驾驶机甲专用的防护服,有些伤的很重,浑身血淋淋,有些外€€表看不出受伤,但哪怕是这些看€€起来完好无损的,也在** 哀嚎,痛苦的抱着脑袋,有的族裔还在疯狂捶打自己的头。

此时入口已经轰然关闭,这片空间内回荡的全是伤员崩溃般的喊叫声。

“这里是前线的‘医疗方’隐蔽工事!”那名先前喊话快点的将领出现在众人前方,他嗓门果然不小,不需要扩音设备,就能让所有人听到他的声音。

平民队伍一时安静下€€来,只有不远处凄惨的重伤员还在此起彼伏的哀鸣。

近处观察,这名已然是准将的军人,满头大汗,脸膛和€€脖子都紫红,似乎完全因为焦头烂额的大喊所致。

“你们在飞行器上都已经签署了前线保密协议,现在我将对你们言无不尽!请各位尊敬的进化师及勇敢来此的公民注意,这不是胁迫、不是绑架,是人命关天、迫不得€€已的邀请,因为前线眼下真€€的需要你们!”

有进化师立即愤怒的回击:“你们需要人手,直接把栖巢搬来不就行了!栖巢那么多进化师,我不相信不够€€€€”

“没错!”准将沉声大喝,声音震耳欲聋:“的确不够,你们或许没有注意到,在过去一个月中,联合星栖巢中百分之€€八十的医师,都已经‘请假休息’了,假如诸位的加入仍不能缓解前线的危机,那么下€€一步,我们会将真€€实消息公布出去,向全联盟征集进化师,但到那时,我向诸位保证,我本人必然已经不复存在!”

他说完,进化师团队陷入愕然的沉默,最终还是奎特胆大的问了一句:“那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?!”

奎特话音落下,旁边许多医疗人员都快速看€€向李欧这群人,他们像是心虚惶恐,也像是同样逃避真实的原因,快速收回了视线。

红脸膛的准将并不隐瞒,大声回答:“帝国反抗部队中出现了白丧钟以外,第二名暴君!”

人群中许多人脸上顷刻间失去了血色,呆滞的望着那名准将。

“它极为强大,擅长破坏,并以攻击真人操作的机甲为乐!极度残忍!我相信大家明白,目前人类对暴君级别的精神体的研究还处于起步阶段,没有任何科技力量,被证实可以有效的打击暴君级别的精神体!能对抗暴君的,只有暴君!请各位来这里……”

“那,那我们来这里干什么?送死吗?!”有人绝望的喊道。

“首先请你们明白,这里是安全的!”准将坚定的回应:“前线所有士兵会用生命保护‘医疗方’!你们当下€€唯一的任务€€€€”他深吸口气,语气变得€€柔和€€了,勉强算的上安慰众人:“就是一个月内,在这里救治被暴君精神力影响的士兵,尽可能帮助他们恢复正常,回到前线。”

人群沉寂了片刻,伤员也差不多都转移进了通道深处,四周逐渐安静下€€来,突然,一个苍老温吞的声音问道:“只有这些?我们还能做什么?”

准将冲卡姆行了军礼,“尊敬的卡姆医师,感谢您的到来!这已经是极大的帮助!不瞒你说,其实我们所有人的目标都是一致的€€€€拖延,拖延时间,就是最关键的任务。”他作为一名强硬的军人,当说到最后,目光中充满了深深的无力感。

人群彻底陷入死寂,隐藏在其中的李欧,几乎能听到身边奎特恐惧的咽口水的声音。

“请诸位€€€€”

“报告!伽马准将!”

准将回过头,说话的音量正常了,人群后面几乎听不到他的声音,“什么事?”

但那队士兵显然同样火急火燎,为首一人用全身的力量敬了军礼,冲准将道:“是奥斯曼尼少将!他又回来了!救援机已经在外面降落!”

伽马准将的脸色顷刻间难看至极,脸上红彤彤的血色最后归于苍白,他先说:“立即打开通道,”又说:“情况……怎么样?”

“情况不好,”士兵的呼吸急促,胸口剧烈起伏,“通讯里说€€€€很糟糕,长官,非常糟糕!”

伽马出神的点点头,表示知道了,目光落在了哐啷一声启动的大门上。

宽阔的缝隙再次出现,众人迷茫的注视下€€,一队狼狈至极的士兵,在门敞开的瞬间,脚步飞一般、毫不停顿的从外面跑进来,其中两名穿着防护服的士兵一前一后提着担架,担架上躺着一名军官。

军官的脸偏向另一面,脸上还遮挡光线般盖着一件衣物,从众人的角度,能观察到的十分有限。

对方一手€€放在单薄的腹部,另一只手自担架上垂落下来。

就是这两只手给€€人强烈的违和€€感,哪怕隔这么远,也能看到那双手上、袖口被黑泥般的污迹覆盖,尤其是指甲黑黢黢的,不知道先前到底挖了什么。

就在所有人怀疑担架上的人已经死了的时候,那在士兵跑动中微微摇晃的手€€却动了,抬了起来,两根细长的手€€指摘掉了脸上的破布,嫌恶一般扔在了地上。

对方显然同时注意到旁边有人,百无聊赖的目光投了过来。

一张苍白秀丽、雌雄莫辨的面孔,同样沾着几滴黑色污渍,双眼半睁半闭,神情透着说不出的麻木,与其说看€€着人,不如说看着东西。

那目光天然的带着一股轻视,淡淡扫了这些无关紧要的人一眼,目光就回到了通道的天花板上,随即他垂下€€手€€,再次闭上眼€€€€更像是彻底晕过去了。

就连伽马准将也没说一句话,挥挥手就让那些士兵继续跑向工事深处。

李欧站在一名个头十分高大的族裔同事身后,对方的后背几乎完全遮挡了李欧的身影。

听着那争分夺秒的脚步声迅速远去,李欧漠然的垂下€€目光。

……

“奥斯曼尼!”奎特在帮忙调试引导台,比起和一问三不感兴趣的李欧聊天,他此时更愿意和乔里分享八卦。

“最近的关于他消息,说的都是几十年前的旧新闻了,老天爷,我今天竟然能直接见到他真€€人!他长大了!”

“嘘,”乔里靠近了奎特,“在这不能说,说不定会有人监视我们……”停顿几秒,乔里没憋住,他用气音说:“我也没想到。”

奎特悄悄回应:“都说他是清理虫巢的狂热爱好者,一直都在边境星系,没想到这次来这边了。”

“也不知道今天是怎么了,”比起奎特,乔里有些惊魂未定,“连奥斯曼尼的情况都会‘糟糕’,难以想象外€€面到底是什么景象。”

在之后几天,外€€面是什么景象,众人始终没有亲眼见过,但他们已经从源源不断送来的精神力受创、身受重伤的士兵身上感受到了前线战事的惨烈。

从未关闭过的修复舱,有时净化不及,修复液会被鲜血染红。

同时他们也后知后觉的意识到那天的奥斯曼尼少将究竟是怎么回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