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6章 (1/2)

碰我超痛的 抽骨磨刀 1985万 2021-12-30

反观李欧身边的男性族裔,终于从信息素中挣扎出来€€,两眼通红,脸色扭曲,看了奎特一眼,又看看李欧,嘴一瘪,猛的落泪了!

李欧:“……”

这……

门口€€慢悠悠出现一名老者的影子,手里捧着冒热气的杯子。

李欧注意到那正是自己刚才倒的三分甜糖水。

老者吹了吹热气,问了一声:“这就是新来€€的助理?”

“啊?是,卡姆医师!”奎特回应。

“唔。”

老头€€转身走了,撂下一句:“报警吧。”

李欧:“……”

第36章清洗手术

事实证明,哪怕未成年人已经分化,家长也丝毫不能放松警惕。

出生起就备受呵护的少年人,哪晓得世间这么险恶,刚一长大成人就要给他们狠狠上一课。

“这个老女人!!”

毕竟没有真的结契,还在分化期内的年轻族裔眼睫湿润,气的手指颤颤巍巍,指着拉那的鼻子破口大骂,“早上我在更衣室换衣服,她突然敲门,骗我把门打开,当时我根本没想那么多,谁知道她刚进来就摘掉了领袖绷带!”空气中残留着大量阻隔剂的气味,但年轻族裔回想刚才被领袖的信息素俘虏的狼狈,大喊大叫丝毫不能纾解崩溃的情绪。

他两只阳刚的手张开又攥紧,四周人都紧张的看着,生怕他突然冲上去掐死拉那,但他到底是一名族裔,没有攻击领袖的天性,挣扎片刻,他反而一把揪住了自己的头发。

“好了好了,”奎特赶忙上前拯救那一头秀发€€,“冷静点,我们马上就走,我带你先去检查一下你€€的易染腺体有€€没有事,卡姆医师刚才不是说要为你多安排两天的舒缓疗程吗?”

“真……真的吗?”高大的族裔脸上露出孩子气的呆相,目光充满依赖的寻找卡姆医师,但后者捧着水杯坐在角落里,看起来像是要睡着了。

“谁还会骗你€€吗?”奎特显然和这名年轻族裔比较熟,后者也自然信任他,情绪终于逐渐稳定下来。

此时更衣室的门关着,隔绝了外头的视线,房间内还站着两名健硕的男人,就是金花环坡道区域的警卫队人员,他们见怪不怪的做着记录。

分化期还没结束的族裔,在某些方面,仍和领袖一样的敏感,会备受领袖信息素的支配。

这孩子能在腺行星接受治疗,掏得起天价的治疗费用,家底自然十分丰厚。

拉那勾引这样的少年,可谓被抓了个现行,警卫队人员当场就查出了真实原因€€€€她在近期破产了。

今天假如被她得逞,俘虏了这名年轻族裔,那结契的一刻,还不是她说什么就是什么,毕竟对方连分化期都没过,压根没什么心理防线可言。

“拉那女士!”奎特瞪眼上下打量这名新鲜出炉的犯罪者以及真正的穷光蛋,余光瞄到年轻族裔眼里再次涌上委屈的泪花,赶忙接着骂了下去,“竟然将魔爪伸向这么纯洁的心灵,你€€的行为实在是太叫人恶心、太卑劣了!我要……我要让整个联合星都知道你€€破产了!”

拉那登时倒抽一口凉气,比起被人知道她今天的作为,宣扬她破产显然更让人痛苦万分,一时尖叫起来:“奎特经理,你€€怎么能这么做……”

“行了行了,”警卫员揪住个头瘦小的拉那,“做出这种事情还敢废话,赶紧走吧,你€€应该知道强迫结契是什么下场!”

当犯人被带走,换成了李欧开始收获众多奇奇怪怪的目光。

“李欧,你€€是怎么发€€现的?”奎特终于问出口。

李欧面无表情的回答:“我闻到了信息素的味道。”

“天呐,”奎特已经有所脑补,但还是佩服的五体€€投地,“在更衣室门关着的情况下?看来虽然你听力不太好,但嗅觉作为补偿,也太灵敏了吧!简直比族裔还要敏锐!”

李欧稳重的回应:“没有,也没到那种程度。”

“奎特,你€€不是要带病人去检查腺体吗?”穿着医师服的卡姆慢慢经过两人面前,年龄大了,那双眼看起来真是半睁半闭,昏昏欲睡,“把他留在我这吧。”

“呃……好的卡姆医师,”奎特推了推李欧,“他叫李欧,李欧,照顾好卡姆医师。”奎特说着,朝李欧使了个眼色,做出了“好棒”的口型。

目送奎特一边哄劝安慰,一边带着依然委屈、愤懑、泪汪汪的小族裔离开,李欧原地停留片刻,便转身去控制台,打开了不知道怎么制作而成的缥缈音乐,轻柔的音量,恰好在三十分贝左右。

……

距离李欧那天被奎特留在卡姆医师的诊疗室,已经过去了一个月。

这一个月外界同样风波不断,军部地毯式的疯狂搜索下,竟然就在距离联合星不过三星系的位置,发€€现了帝国军队驻扎的痕迹。

这一震惊全联盟的重€€大发现,堪比白丧钟袭击首都星。所有€€人都明白,哪怕暂时悄无声息,但战争已经回来了。

另一方面,到底经历了二十年和平,网络解禁,娱乐生活迅猛发€€展的今天,新一代公民们作出了表率,积极跟踪前线动向,并同时把军部骂成了狗。

李欧十分怀疑这和骂他的是同一批人。

“李欧助理?”

李欧自瓶瓶罐罐前抬起头,回身看向今天的病人。

现在诊疗室里只有他们二人。

其实李欧也不明白,自己明明是个助理,为什么短短一个月过去,工作量就增加了三倍。

除了精神引导和治疗的工作是由卡姆老€€头子自己来,李欧只在一旁调试机器、记录数据、或干脆只是围观以外,其他工作,哪怕需要直接接触病人的清洗腺体的工作,卡姆也直接交到了他手上。

这才有€€了眼下的情形。

引导台上趴着一名青年族裔,原本一直安安静静的,突然手肘撑起了身体,盯着李欧直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