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章 (1/2)

碰我超痛的 抽骨磨刀 1798万 2021-12-30

“耶合亚医师……”好几名护工匆匆赶来,看到耶合亚好端端在这,脸色也没有好到哪去。

耶合亚将李欧推给其中一名护工:“把他送回去再来汇合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耶合亚恢复了淡然温和的模样:“先转移病患。”

“可是!”

耶合亚耐心的听了下去,后者说:“他们要阿斯兰德长官出面……”

接下来李欧就听不到了,他已经被步伐很大的护工送出那间病房,一走出医疗区,令人心跳加快的警报声就堂而皇之的穿刺在空气中。

走廊上许多沉默不语的军人,踏着警报的节奏一路疾走,只有难民慌里慌张,无头苍蝇一般往自已以为安全的地方跑去。

随后某一瞬间,警报突然停止了,走廊天顶的光线恢复了正常。

但人群的嘈杂没有结束,一个声音朝李欧的方向大喊了一声,李欧身边的护工站住了脚步。

李欧晕头转向,只听到扶着自己的护工撂下一句:“你得自己回去了。沿着这条路到尽头左转,再顺着安全间的梯子爬上两层€€€€现在飞行坪已经停了,你可以的,注意安全。”

李欧能听出对方的不忍,但现在医疗人员显然仍是最稀缺的。

护工将他小心送到了走廊边缘,抓住了冰凉的扶手,随即火烧** 的跑开了。

李欧倒自在了,他靠着扶手休息了片刻,猜想现在的情况,恐怕不是普通的贼鸥来袭,而是敌人已经在飞船内部了。

但这和他实在没什么关系,李欧老老实实抓住扶手,逆着人流向前走去。

好景不长,还没顺利的摸到安全间的门,一股大力自身后传来,顷刻间,李欧只感到耳朵一阵清凉,随即四周陷入了哑剧般的寂静。

“……”妈的我助听器呢?

结果才眨眼工夫,他低头寻找的设备,就在军人的靴子底下分成了三片。

“……”

眼前一红,警报第二次闪烁,很快再次消失。

但显然在李欧聋了的这段时间,广播应该是通知了什么,导致人群的走向完全变了,很快整条走廊变得镜面般光洁空旷,连个人影都没了。

李欧隐隐感到不妙,回头看向安全间的位置,觉得自己活着可能是爬不上两层了,于是顺着人群消失的方向慢腾腾走过去。

刚才还纷乱的走廊,此时宽阔的不可思议,李欧跟着人群的尾巴越走越远,终于,身后也出现了联盟军人,拿枪对着他,示意他别墨迹,嘴里还不断的在大喊什么。

李欧充分理解对方急切的心情,跟在人群最后,直到面前一道巨型闸门打开,眼前骤然出现断崖般的圆形护栏,从下往上连续五层,宛如五彩斑斓的墙壁,护栏边密密麻麻的人影,仔细看,人影后都有持枪的军人,穿着联盟以及长湾和平军的防护服。

李欧:“……”哦,还以为联盟军人的质量下降的厉害,原来误会了,这些是贼鸥啊。

……

李欧在五层的最下一层,前方是难民区的中央广场,透过瑟瑟发抖的人群的间隙,李欧看到前面人数比四周要稀疏的多,只有一小队军人,以及几滩暗红的血迹。

为首的人显然在叫嚣什么,那激烈的情绪,让李欧在人群后都感觉到了不适。

四周伪装成联盟军人的贼鸥,显然也同样激愤,翕动着鼻翼,脸上露出仇恨的表情。

李欧努力分辨,终于认出了贼首大喊的一个口型€€€€

“阿斯兰德。”

忽然,李欧感到身边的人群集体一缩脖子,像是听到了什么可怕的声响,纷纷惊惧的回过头,看向李欧的方向。

李欧为他们的视线让开了位置。

原来身后控制人质的两名贼鸥正在地面抽搐,捂着破洞的腹腔,可惜手掌不够大,看他们狰狞的面容,应该是发出了了不起的惨叫。

正在李欧迷茫时,一个高挑的身影与他擦肩而过。

这人迈着轻快的步子,路过李欧身边时,侧目看了他一眼。

李欧心中惊叹,毕竟后者清澈的瞳仁,称得上真正的“目中无人”,漫不经心自他脸上转过了视线。

€€€€不久前还在治疗舱中奄奄一息的阿斯兰德,摸着后颈,宛如刚刚睡醒,神色中露出对前方贼首的些许抱怨。

恐怕只有湿润的发梢,才能让李欧记起这个人适才急促的呼吸和艰难起伏的胸膛。

李欧突然笑了。

他竟然对这样的脚步感到一丝熟悉。

年轻军人赴死的脚步,似乎都是这样无忧无虑的呢。

第17章手有点吵

李欧的目光扫过身边所有平民的脸,扫过所有“军人”的脸,此时广场中央的贼首布满血丝的双眼已经锁定了阿斯兰德。

而阿斯兰德身后空无一人,没有支援他的士兵或下属,平民们没有露出丝毫惊讶,也没有不忍,甚至躲避阿斯兰德的目光。

当阿斯兰德穿过人群,只有一名小女孩试图拉住他的制服下摆,被身边两名护工齐齐抱回了人群深处。

奇怪?

阿斯兰德独自走出来,估计是对方的要求,但为何平民都是这样的表情?

好像阿斯兰德做了什么非常可怕的事情一样,远远超过对身后那两名惨叫的星际海盗所做的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