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章 (1/2)

碰我超痛的 抽骨磨刀 1771万 2021-12-30

“……”

星网上那些迷恋耶合亚的人,都强调自己迷恋的是他天使般的心灵,以及甘于奉献的族裔本性,但李欧认为他们全都在放屁,分明是垂涎耶合亚的长相,那张脸可比真正的天使还有欺骗性。

猝不及防,李欧的身体悬空了。

阿斯兰德将他打横抱了起来,送进了耶合亚示意的信息素检测舱中。

直到舱门关闭,李欧才猛地呼吸起来,感觉到嘭嘭的心跳声难以抑制的充斥在耳边。

面对莱森,他起码还有开口的勇气。

但面对耶合亚,从以前开始,他就只会说一些废话:好,可以,不行。

甚至觉得,自己对那样哀求的耶合亚,还可以不管不顾的继续折磨,要说不是出于内心深处的残酷本性,自己都不相信。

耶合亚就好像是映照着他糟糕一面的镜子,是他亲手把这面镜子弄的污浊了。

在检测舱中,也许过去了很久,但李欧觉得简直没几秒就结束了,舱盖再次掀开,他不得不又一次面对那张熟悉的脸。

“……很糟糕,”耶合亚在和阿斯兰德说话:“你说的对,他不久前的确接近过分化期,但他对疼痛的敏感度很高,如果没有做好准备就分化,依旧有留下严重后遗症的风险……”

第10章够了

疼痛敏感度高?

李欧即便在刻意逃避,也本能的把耶合亚的话听了进去。

原来如此。

他陷入沉默。

怪不得他之前在为阿斯兰德治疗的时候,同样有种难以承受的感觉。

原本以为是这个身体过于废物,但从来没想过,是自己对疼痛的敏感度提高了。

上辈子可从来没有人对他说过这种离谱的词汇啊。

虽然分化本身就是一场身体的剧烈演化,没人能舒舒服服的度过这段时期,但感官敏锐已经不好受,如果这个身体真有问题,那可怕的分化期一旦来临,他的确有点被动。

……原本他有这样的精神力已经是灾难模式,原主这身板怎么也不争点气,老实做个残疾人不香吗?

阿斯兰德听完耶合亚的话则沉默下来,那神情若有所思,像是在回忆什么。

但阿斯兰德当时面对自己即将死亡的事实都能那么淡定,此时自然也本性难移,忽然大步走来,将李欧像是孩子一般从检测舱里举了出来,随即盯着李欧的双脚,确保那双脚从脚尖开始轻轻踩在地上。

李欧:“……”你真有毒啊!

“治疗方案呢?”阿斯兰德直视耶合亚的双眼,后者转身去调整引导台。

随即将李欧新鲜出炉的检测单加入私人治疗记录,“今天先做一次引导治疗,”耶合亚抽空说。

“你的意思是?”

“把他留在这吧,”耶合亚面带笑容,温和声音像是建议,但莫名的令人感到不容拒绝:“其实不止是最近那一次被中断的分化期发热,你注意他的体温记录。”

耶合亚道:“虽然没有首次发热剧烈,但他现在每隔两小时体温都会不正常升高一次。”他委婉的提醒阿斯兰德根本没注意到这一点。

阿斯兰德向来无忧无虑的目光看向李欧,停顿了好一会儿。

这边李欧用眼神拼命告诉对方自己绝对不要留下,更不要接受耶合亚的引导,但阿斯兰德这会儿就像瞎了似的,“好,”阿斯兰德轻快的答应了下来,并干脆大步向门口走去:“我每天都会来找他,你最好……”

阿斯兰德已经快走出诊疗室,回头瞥了一眼耶合亚,“最好对他温柔一点,耶合亚医师。”

似乎没听出其中威胁的意味,耶合亚笑容不变,开玩笑似的回应:“收到。”

诊疗室的门在阿斯兰德修长的身影后再次关闭。

李欧在这一瞬间,才强烈的意识到眼下自己和耶合亚正处在同一个空间中,而且临时诊疗室是如此的拥挤,顿时头痛欲裂加呼吸不畅。

不然,还是跑吧?

随便找个理由去追阿斯兰德,起码撑到下船。

“你太紧张了。”耶合亚见李欧进来后始终一言不发,明显有些抗拒自己,忽然体贴的说:“需要麻醉吗?”

李欧愣了。

耶合亚解释:“我看你很害怕引导治疗,”他的目光中充满了同情,毕竟李欧的身份是孤儿加上分化困难,所受的冷遇可想而知,“引导治疗也可以在全身麻醉的情况下进行,如果你需要,我们就这么安排,可以吗?”

李欧真是有点怀疑自己的记忆,心说战后更改的法律还挺多€€€€对未成年人使用引导麻醉剂,在三十年前可还是犯法的。

“我不打扰你,你自己到引导台上躺好,”耶合亚像为了照顾李欧的感受一般走开,到了门边,他很随意的打开隐私模式,从而将门彻底锁上:“做不完引导治疗,我就不开门了。”

“……”画风突变。

李欧沉默半晌,又想到:我猜麻醉应该也还是犯法的吧。

两分钟后,在耶合亚耐心无比的目光中,李欧硬着头皮爬上了引导台。

耶合亚向他走了过来。

一看到耶合亚温和的笑容,李欧就满脑袋都是从前两人糟糕的冲突,忽然觉得麻醉剂可是个好东西,到时候他就不用在意耶合亚对自己做什么了。

脚步声停在李欧身边,李欧默默闭上眼,等了好一会儿,麻醉剂始终没有等到,就在李欧忍不住想睁开眼看看什么情况的时候,脸颊被一只微凉的手掌抚摸了。

李欧一惊,猛然睁开眼,条件反射的躲开了那只凉而细腻的手。